镜中往事(46)苏文日记·叁

真实世界里,并不是像摔跤比赛那样总是同量级选手对决,而是处处充满非同量级的竞争。

我现在住在青君文宴的指定庄园里,等待着即将来临的重重考验。


图片来源网络,侵权删除



大家每一位参赛者都分到了非常奢华的小屋,有自己专属的助手和管家,吃穿用度也是国内的优等品。可以说,参加青君文宴会让人有一种自己和原来环境区别开来,步入上流社会的感觉。

文宴的开幕式有司音阁的演出。演出者都是美貌的司音,她们只是淡扫蛾眉却气质优雅,雍容典雅的衣着让每一位司音眉宇间都带着一国的荣耀。演出的形式和现实世界中的交响乐类似,不同乐器的合奏营造出山呼海啸的氛围,有时又转入婉转悠扬的旋律,令听者为之一动。

文宴的正式比赛还有一段时间,每位参赛者的日常任务就是抄写“正心帖”,然后把每天的作业交上来,其他时候就可以自己自由安排。

抄写“正心帖”的时候,我发现,这是一个向参赛者强行灌输观点的过程。比如,有一篇诗歌的主题就是赞美青君求贤若渴,举办文宴让所有文官有机会来帝都参加比赛。有一篇文章讲的是青君如何如何面容俊美,才华横溢,是一个伟大的君主。当然,正心帖是以往参赛选手的初赛“作品”,不一定代表他们的真实想法。西都所有写水患的选手真是特立独行又十分勇敢,大家没有一心只为自己比赛得奖,而是想解决西都人命关天的水患救灾事宜。这一点上来说,大家比以往的选手更有主见和魄力。

我和续屋商量决定,这匹大家在路上抢来的马归我。续屋也一再强调我不要暴露自己的真实性别,虽然法典里没有明确规定,但这种明显会引起青君不悦的问题肯定会受处罚。续屋考虑问题总是比我周到许多,这也是我很信赖他的原因。

接下来就是所有青君文宴的选手在社交界的第一次亮相。大家纷纷认真穿戴,想给拥有投票权的帝都名流留下好印象,如果能够找到一个颇有分量的支撑者就更好了。目前,唯一支撑我的,就是鹤铭老师。曾经我以为,银羽司礼会因为我救过她的宠物,又加上自己实力薄弱需要和新官联盟选择支撑我,但她在前段时间把我和续屋拒之门外的行为已经表示了拒绝的意思,或许她找到了更加有潜力的选手,决定放弃我。

我在宴会上试图礼貌地与大家打招呼,同时寻找自己的下一个支撑者,没想到却屡屡碰壁,我发现在这个宴会上受欢迎的选手大多来自帝都,而且本身自己就有一官半职,他们常常能够找到自己的同事或者一起读书的同门师兄师弟当支撑者。他们的小阵线非常严密,大家来自外地的选手都能够领会彼此的悲哀。

这并不是一场公平竞技,有的人本身就已经在起跑线上超过对方了。

等级较低的选手想要通过青君文宴一举夺得名次,无异于一场突围。

这些差距体现在方方面面。我不懂文宴的繁琐礼仪,时不时会闹出笑话,这时,气氛就会变得很奇怪。我好久都没能够看见续屋了,这时,我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对了,我该给秦御城和家人写封信了,不过不知道我能不能走到最终决赛。

岁月拾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