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录》第一章 少别凡尘 | 第十九节 广阔自由

文/坐班哥


二狗一个乞儿,诱惑大黄这只恶犬,自然不是难事,所以他逃出生天了。而李释心从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一个富足哥儿,自然想不出这等妙计,也做不出潜臭水沟的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修炼,行尸走肉般的修炼。

啪的一记耳光,乌鸦顿觉昏天黑地。

“你个蠢材,我才出去不过个把月,你竟然连个孩子都看不住!”说话人是王卓,此时的他才刚回来,就听说了二狗逃亡的事。在外查探一些往事却没有收获,本就让王卓心中不舒坦,现在乍听秘庄又出了事,怎能不叫他火冒三丈。

乌鸦不停叩头,生怕叩得慢了,下一刻就被盛怒的王卓出手灭了。对此,他绝不怀疑。

“我也不灭了你,就只扣下你今年的化血丸,嘿嘿……”王卓阴笑一声说道,虽然乌鸦得以不死,却听到了令他更加恐怖的事情。

“仙师,王仙师,可怜可怜小的,您杀了我都可以,请您别扣下我的化血丸。”果不其然,听到王卓言语的乌鸦,此刻尊严尽丧,他一边流着涕泪,一边请求着王卓。只不知那化血丸,是否真就歹毒至此,王卓才只扣下一颗,竟叫乌鸦这等凶人也恐惧不已。

接下来的半年多时间里,少年们都没有看到乌鸦的身影,他们中的不少人不禁恶意揣测,是否乌鸦这条走狗已经被王卓宰了。不过,稍后时间乌鸦的再次出现,让他们小小的失望了一下。

相比乌鸦失踪,秘庄内有一条更加轰动的消息,那就是五灵根的李释心,竟然又只用了年许时间,就成了众人中第一个练气期三层的修仙者了,这叫少年们百思不得其解。

此刻的李释心,他不在房中,而是来到了王卓的室内,他的右手腕上搭着两根手指,明显正在接受诊断。

“可惜”。

瘦削脸庞上耸立着一根挺直的鼻梁,两道墨眉分悬左右,下面的眸子黑白分明,似星月璀璨,可与宝石争辉,若非多了一点茫然,便是一幅神仙也妒的俊俏皮囊。不过,一想到眼前这幅皮囊的主人,是个早夭之命,就连王卓也替他稍稍感叹了一句。

李释心并不接话,室内一时更加寂静。

“你不好奇吗?”王卓一时没忍住,续道。

“好奇?呵呵”,李释心仿佛听到了一件好笑的事:“王前辈,以前曾听你讲起过,产生神识要到练气五层,对吧?”

“没错”,王卓一时没注意,从发问者变成了回答人。

李释心嘴角扯动,好似嘲弄的一笑后,说:“我看未必吧。神识突然产生,而且产生于练气五层,怎么听都不靠谱。”

“不靠谱?”王卓心中陡然生起一股怒气。

“灵根有优劣之分,神识就无天生的强弱之别?况且,神识人人皆有,根本就非我辈修仙者独有,只不过凡人的神识,一不能内视己身,二更不可能离体侦测罢了”,李释心一语至此,便不给王卓再插话的机会:“凡人有,修仙者自然也有,不论他是不是炼器五层的境界。”

“荒唐,荒谬!”

“王前辈,敢问炼器五层才有神识,是谁告诉的你,又或者是你从哪本典籍得知?”李释心虽是发问,却语似连珠,根本不给王卓回答的机会:“其实练气之始,便可发现神识的存在。内视之术,不就是离体之前的神识吗?”

“内视术?”内视术是王卓教给一众少年的唯一法术,作用便是可以内视己身,让他们不至于在对自己身体一无所知的情况下炼气修行。

“是的,内视术。凡人不能利用神识,有两点原因。其一,是他们没有灵根,无法调动天地灵气;其二,则是内视术的原因,他们既不知晓此术,也不能运用此术。而像我这样的最末阶的修仙者,却可以利用微量的灵气,就调动起隐藏在身体中,那缕弱小的还不能离体的神识,虽然最终只能用作内视。”看着眼前的小瞎子,王卓很难相信对方能说出这样一番话,虽然自己不愿承认,却又一时找不出反驳的用辞。

于是,李释心继续说道:“既然我有神识,可以内视,王前辈还以为我会不知自己身体的情况吗?”

原来,他早就知道了。王卓稍稍按下心中的讶异,道:“你既知道自己早夭之命,也肯定知道原因了吧?”

“乌鸦!”

“没错,看来他是给你服食过噬心丸了!”一言至此,王卓杀心大起,不过并非针对李释心罢了。

或许是感受到了王卓的杀气,李释心竟又说道:“王前辈,您不会是要对乌鸦怎样吧?”

“不听话的奴才,还办错了事情,宰了他又何妨?倒是你这小瞎子,若是活得腻了,我不介意也送你一程,嘿嘿。”或许是不满李释心方才言语,王卓阴涔涔一笑后的威胁,竟连他也捎上了。

就像选择性耳聋一般,李释心只就王卓前半句话作了回答:“乌鸦的狗命,麻烦前辈暂留,我以后会亲手取了。”

“哈哈”,王卓很少大笑,此时却是例外:“好的,我暂放过乌鸦一次,且看你这短命之人,怎么去取那厮狗命。”

通过内视之术,李释心早就明白了自己快速进步的代价。一颗噬心毒丸所稀释的四碗毒液,化成一股澎湃巨力,不停在他身体内部冲撞、刺激。作为交换,在今后仅存的十余年里,他那压榨了生命而来的潜力,将让他比许多人都修行得更快。而李释心就是赌这一“快”,快到将来让他能有那么一丝逃出生天的可能。一念及此,任他眼盲了,也不由得抬头望向天空,毕竟那里,才是最广阔自由的所在。

编辑概况:坐班人神游九虚,见一道人与之相谈甚久,录其修仙事,博君一乐。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