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录》第一章 少别凡尘‖第十五节 一通毒打

文/坐班哥


王卓走后,秘庄内一应大小事物,悉随乌鸦处置。

才只半月不到,聚气丹的强劲药力,就推动着数名少年,突破瓶颈来至练气二层。不同于其他少年,李释心是一连服用了两颗灵丹,才堪堪做到的,所以他对自己五系俱全的废灵根,再次有了沉痛而清醒的认识。

青儿还在打坐,李释心很难不去内疚,以她的“双灵根”天赋,若再服用两颗聚气灵丹,恐怕突破到第三层,都是短时间的事情。可是……

“想什么呢?不修炼却发呆。”青儿嗔怪的声音传来。

听到青儿的嗔怪,李释心才从发怔中醒来,“没……没什么,你这次练气如何,几时突破?”

“哪有那么容易”,青儿撇着嘴,有些苦恼的说:“每一次练气入体都不容易,如今再进一步好困难,可不比一层时才沟通天地灵气,而后用心炼化一番就可以了。一年过去时间都过去了,我才修炼到第二层,真是够笨的。”青儿一番言语,说的毫无机心,却让李释心惆怅起来:是啊,一年时间,凭着两颗丹药,我才炼至练气二层,比起青儿我真差远了……

“释心,现在大家都是练气二层了,所以你要加倍努力了。让大家比一比,看谁先达到炼气三层,你敢不敢?”青儿一看李释心沉默,就知他又在介怀丹药之事,于是乖巧的她赶忙出言惑乱对方愁思。

“还比什么,我是连服两颗灵丹,才堪堪突破了一层,若要再上一层楼,不知何年何月。你可是单只炼化天地元气,就有了如今修为。”自家人知自家事,李释心早就绝了与青儿比试修为进度的心思。

二人都是少年,谈性一起便喋喋不休起来。然而,他二人却始终未曾察觉到,在这般夜深人静的时候,竟还有人做那竖耳监听之事。于是,监听之人听到了李释心已是聚气二层,听到‘两颗灵药’皆入了李释心的肚内。

“竟有此事?”乌鸦一拍桌子,站起身来。

那名窃听李释心与青儿的秘庄侍卫,回答:“确实如此!”

这可坏了,王卓命令一人一颗。乌鸦心道坏事了。

“首领,聚气丹真就那么灵,让小瞎子都进步这么快?”那名侍卫心中有疑问,便说了出来。

侍卫一问,却误导了乌鸦。他不由认定,李释心天赋并非很差,或许以后他会与青儿等天赋优秀的灵童一样进步飞速。王卓说过,四年之后李释心也可轻易收拾他,乌鸦突然觉得,必须杜绝这样的后患。

“要不,狠狠收拾那两个小崽子一顿?”察言观色之下,秘庄侍卫小心翼翼的向乌鸦提出建议。

“不可。你先下去吧!”乌鸦挥退侍卫,独自苦苦思量起来。不多时,就听他阴涔涔一声笑,已然计上心头。

第二天一早,李释心才要起身打坐,就听“嘭”的一声门响,然后就是乱糟糟脚步涌进房间的声音。李释心双目茫然,只好竖起了耳朵,但还未等他听出什么,就被两名凶悍侍卫,野蛮的拖拽出了房间。

身上的绳索已经勒进肉里,背后的树干也不光滑,几处凸起似乎咯到了骨头上,最令李释心难受的,还是远处青儿那无助的哭声,直叫他心疼。

“我且问你,昨天你是否在背地里,出言辱骂诅咒过王仙师?你不用抵赖,已经有人向我汇报过了!”乌鸦一开口,李释心就呆了,自己哪日不曾咒骂王卓。但是,乌鸦他又从何而知,难道自己还说梦话?然后,又恰巧被他听见了?

李释心不出声,倒叫乌鸦怔住了:自己随便找的一个借口,没成想蒙对了,看来王卓真是招人憎恶。

不过戏要全套,不管小瞎子有无咒骂过王卓,今日他这顿鞭子都是吃定了,于是乌鸦故作姿态起来,“来人,给我狠狠打这目无尊长的小瞎子,看他……”

乌鸦一句话没说完,谁想李释心突然梗着脖子,一边挣扎着,一边破口大骂起来,“乌鸦,我操你八辈祖宗了,小爷每日里还问候你呢,哈哈。我早就活腻了,有本事抽死你小爷!”

乌鸦一愣,侍卫们一愣,一众被强行聚集起来的少年们也是一愣。旋即,乌鸦暴怒,大喝道:“打,给我往死里打!”

要说李释心为何如此,还是这种被人摧折囚禁的生活压迫所致。只是可怜他小小身板,哪里禁得起鞭子,才只不多几下,他就晕了过去。乌鸦倒也不敢真的当众抽死李释心,他可承受不起王卓的雷霆之怒,毕竟每名灵童都是登记在册的,少了哪一个,京中总舵都是要查问一番的。王卓向上无法交待,乌鸦他就危险了。

被扔回榻上的李释心,一时半会无法醒转过来,而乌鸦忍了又忍,才按下了将他大卸八块的冲动。临出门前,乌鸦随手丢下一只小瓶,说道:“青儿,这是王仙师临走前留下的灵药,他嘱咐你自己服用,听说不但可以精进修为,还有固本培元、精养身体的效用,你可不要辜负王仙师对你的一片栽培之恩!”

鞭痕与血污,前者撕裂了衣衫,后者却叫它与血肉黏连在一起。青儿涕泪纵横,一点点用手剥离,与肉黏连的血衣才一扯动,就叫昏迷的李释心抽搐一下。一直从晨到午,青儿才为李释心剥离了前胸血衣,并小心擦拭清洁了伤口周围。

敲门声恰在此时响起,青儿如受惊小鹿一般,呆立在李释心榻旁,既不应声,也不敢去开门。直到门外之人,轻轻推开一条缝隙,将脑袋探了进来,青儿才松了一口气,只是以手按住心口,让她显出一幅后怕不已的样子。

青儿认得来人,也是秘庄被囚少年,大名不曾知晓,只听别人都叫他‘二狗’。二狗自称是城郊庄户人家出身,随父来镜州城里卖枣时,听得慧伦禅师赐福,于是随从人流凑了个热闹。没想到,竟然就此掉进狼窝之中。

“青儿姑娘,喏,给你,看你没去吃饭,俺就给你带了两个。”少年从袖中掏出两个馒头,边说边递与青儿。

“谢谢。”接过馒头,青儿鼻头一酸,又有泪花泛出眼眶。

二狗憨厚,本为不知如何劝解青儿犯急,却见一旁李释心动了一下,赶忙凑上前去,说道:“李家兄弟,你醒了?”青儿听到这话,回身一看,李释心果然醒来了。

身上几处鞭痕,火辣辣的疼,李释心却强自忍耐着,只是不时发出嘶嘶的吸气声,自然也就难以分神说话。青儿看得心疼,却也只能含泪呆立一旁,倒是二狗一返身跑出了房间,像是有了办法的样子。果不其然才只一会,二狗就回来了,他不但带回了几株野草,还领来了两名少年。虽然从未交往,但青儿却认得,他们正是一年之前,才来秘庄就要逃跑,失败后被捆着抽了一顿鞭子的两兄弟。这两兄弟中,哥哥名叫李文心,弟弟唤作李志龙,就因当初逃跑一事,在一众少年中颇有些名望。李释心与青儿,一个瞎子,一个女孩,先前自然与他们没甚交集,只不过今天却不同。

李文心从二狗手中接过野草,没有二话就放在嘴里,一寸寸的嚼碎。李志龙却转了一圈,来到榻前方位,并伸手按住了李释心的肩膀。兄弟二人配合默契,李志龙才一按住,李文心就将碎草汁液,一点点以手涂抹在李释心的鞭痕之处。或许是受草汁刺激,李释心肩膀颤抖起来……

二狗与李氏兄弟,带着青儿千恩万谢的话语离开了。透过纸窗缝隙,青儿知道已近傍晚,她本不欲外出,却又知道李释心需要进食,于是向着榻上交待几句,就要外出打饭。忽然,桌上一只小瓶,将她的目光一下吸引了过去。她忽的记起,这里不是有一瓶‘固本培元、精养身体’的灵药吗?

编辑概况:坐班人神游九虚,见一道人与之相谈甚久,录其修仙事,博君一乐。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