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那份爱 (六)涟漪

很快,大家就都开始了第一次班级的见面,张泽豪和杨琪琪所处的班级,都是汉丰中考的佼佼者,他们成绩大都在六百七以上的水平,所以是名副其实的火箭班。

将来也大多是去选择理科。而泽豪更是以六百九十九排在了年级第三,不过熟悉他的同学都知道,张泽豪是因为体育成绩拖了后腿,要是单论成绩,比现在的中考状元都高一分呢。

对于这样的分班,家长们大都是有很大的怨言;

不过其实对于平行班的孩子们来说,他们可并不想去和这些“恐怖学霸”竞争,因为他们眼中这些学霸智商发达、木讷无味;

甚至大都和老师们更合的来,无法一起玩耍,一起疯狂。

而对于张泽豪这种人来说,他也并不想去平行班,

因为在这个学校火箭班的任务大都与学习有关,没有那么多的文体活动,没有那么多的“烦杂琐事”。

确实也如他所想,20班的第一次班会,平静而尴尬地搞了自我先容后,竟然要开始上自习了。

这里面也不乏有好几个“天才型”的男生,很调皮,很搞笑,可碍于第一次见面大家都死气沉沉就没有太放肆。

反观周晓迪和许萌所在的8班,那简直不要太好玩。先来个奇葩大会自我先容。

有个戴眼镜的胖胖男生起来先是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嗝,

然后说道:“老师好,同学们好,我叫迪家,但长得嘛,唉,就像一个怪兽,平时我呢,除了喜欢睡觉就是吃东西。”

此言一出,全班哄笑一堂,就连平时听不懂段子的周晓迪也是难掩笑颜,虽然知道这是他自黑,但确实被他幽默点到了笑点。

许萌也不甘示弱,势必拿下开心果的称号,“兄弟姐妹们,老表们,你们好!”

他清了清嗓子,

“我是你们的萌哥,江湖人称萌大大,希翼可以和现场的男生做兄弟,和女同学呢就深入了解一下就行了。”

这时男生哈哈大笑,女生却面面相觑;

迪家心想:我去,你上课开车呀!狗日的,幸好他们女生听不懂,兄弟你牛逼啊。

这时他们的班主任,一表人才的田译老师笑着接话讲:

“哈哈,大家的同学都很幽默嘛,希翼以后我的课堂上也多一点你们的搞笑回应啊,来,继续,下一个同学。”……

看得出来,田老师很年轻,刚刚研究生毕业来带这个学校不太看好的班级,

但他心里清楚:自己当年也被很多人不看好,甚至是复读一年才考上了著名师范大学,

后来辛苦地去双修了师范政治学和心理学,现在是一名教学能力出色的政治老师;

所以他想把自己的经历和心得分享给更多学习上不是那么优秀的学生。

不过这会儿他们的心思可不在学习上,管他呢,先玩了再说。

这帮孩子们闹的很开心,老田也不管束他们,

一个个活跃分子都纷纷上台表演,

许萌甚至突发奇想,到音乐室借了一把吉他给大家边弹边唱了一首《夜空中最亮的星》,

虽然曲子不熟,但凭借开车的熟练、故意变调的搞笑风格依然吸引了很多男孩子的青睐。

女生嘛,哈哈,大多觉得这是个哪儿不小心放出来的傻子。

不过很快一个女生的出现就令他黯然失色;

只见一个身材高瘦,高高的鼻梁,眉眼清秀,气质迷人的女孩举手说:“老师,我也想来唱一首歌。”

说罢,老田微笑点头致意,看来是认识的;

女孩不需要任何配乐,自信大方地上台就来了一首英文歌,顿时挤压四座,美妙的歌喉犹如百灵鸟儿一般空灵,

而且白皙的皮肤在窗外阳光的映照下微微泛红,如此清纯可人。

不光男孩子们在下面议论着她,连女孩子也目不转睛。

许萌作为一代神级屌丝,心想:我的妈呀!好美、好仙的女生啊,好家伙,这不就是我未来的女朋友吗?

“嘻嘻嘻……”想着想着就憨笑了起来。

她叫李念初,其实这姑娘是学校火箭班班主任黄妍的女儿,虽然常常因为是著名老师的女儿却成绩不靠前而苦恼,但她也有过人之处;

参加过以前学校内外的许多歌唱、舞蹈比赛;屡获大奖。

她的老师妈妈黄妍对自己学生学习上很严厉,却对女儿很开明,鼓励女儿走艺考的道路,一直让她在各个舞台上大展身手。

不过念初也很争气,可以说是天生就是吃艺术这碗饭的人。

而坐在边角的晓迪呢?在一旁显得有些落寞和寂静,

心想:这个女孩,我的天呀,好绝一女的,为什么我没这么好看的鼻子,唉……都怪我爸。

晓迪也喜欢唱歌,但仿佛在这方面还是有点惧怕去显露自己,

想想她也只是和好闺蜜们在KTV时可以疯得起来,不过她很羡慕这些具有艺术细胞的女生,就像张泽豪羡慕体育健将一般;

可能正是因为青春的时候缺少某一个才能而对这方面有长处的人就很是羡慕吧!

这边见没有了同学愿意表演,

许萌的坏心思又来了:“咱们让老师来一个,行不行!”

“哈哈哈,对对对,”迪家赶忙起哄;

男孩子们推推搡搡地把田老师也抬上了讲台,

起哄道:“来一个,来一个……”

结果,没想到”小田田”丝毫不惧,拿着“小蜜蜂”就来了一段“热狗”的rap,

不过唱完后,下边的反应嘛?

只能说强装镇定,最后忍不住哄笑一片。

田老师开玩笑:“你们再笑,再笑,全部都给我来一套黄冈密卷!”

顿时鸦雀无声,看来还是试卷管用哈!

……

人生初见,有些人是过目不忘、有些人却是“近在咫尺、远在天边”;

这第一次见面,真正该见的两人好像都在打酱油,

他们两人只是匆匆一眼,甚至是出于尴尬,出于好心。

上天并未将两人凑在一起,但若有心,人生若只如初见,未来尚可期待!

回望你的高中第一次相见,是否在班内班外有那个难忘的他/她,是否在你青春最好的开始就荡起涟漪呢?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