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录》第一章 少别凡尘 | 第十四节 灵药聚气

文/坐班哥


最近,王卓心情大好。

前段时间,京城密使来至镜州分舵,既为送药更为考察。药为灵药,名曰“聚气”,专为秘庄所囚少年炼制。考察,则是冲各地负责教导少年们的仙师而来。结果,密使回京不久,嘉奖就被送来,一把上品飞剑与一枚“炼精丹”,怎能不叫王卓欣喜?

当日一战,王卓险胜,之后他便发现,少年们的修炼热情竟空前高涨,即便如以前一般,枯坐屋内修炼一日,也很少有人抱怨和偷懒了。才又大半年,一众少年就进步良多,他们中的少数天赋稍优者,已经达到聚气一层后期,其他大多人也已巩固一层境界。至于其中佼佼者如青儿,已经练至聚气二层。京中主子有睹于此,再将镜州与其它州县分舵一比,这才不吝赏赐。

只是,这镜州地界的灵气实在稀薄,即便如今得了炼精丹此等可以精进修为的灵药,王卓也无必胜信心,可以功力再上一层。想起那日手段齐出,也才堪堪保住一条小命,王卓不由冥思暗忖起来。而且,灵儿姑娘……

一念及此,王卓冰冷许久的心,再也无法继续保持淡定,思绪如奔腾江水般,湮没了早该麻木的他。如梦似幻间,一张清秀女子的面孔浮现眼前。他依稀记得,那时自己还只是四灵门内的一个单纯少年,与灵儿、李小元结识也属凑巧……

咚咚,敲门声传来,王卓一下惊醒,他蓦地喷出一口血,心中这才后怕起来:自己刚才竟然走火入魔了!

王卓不愿别人看到自己如今模样,便换了身衣服,步出房门与来人见面。乌鸦始终不知,自己无意之间,竟然救了王卓这位仙师一命。

分发聚气灵丹一事,王卓自重身份,自然没有亲力亲为。然而,这并不代表他不重视,为此乌鸦曾受他耳提面命:每名少年一枚,你可记住了,若短了他们哪一个的,我就停了你今年的化血丸!

化血丸?乌鸦一听这三个字,浑身不由得打了个颤。不过,旋即乌鸦便又没事人一般,凑到王卓跟前,谄媚着说道:“不劳王仙师挂心,聚气灵丹药已经全都发放,那些小崽子还真他妈命好,嘿嘿。”乌鸦一边谄笑,一边在心里嘀咕,今天王卓的脸色怎这般苍白。

王卓听他言语粗鄙,不觉皱起了眉。在他眼中,被囚少年即便再怎么样,也是受天地眷顾的灵根拥有者,怎也比乌鸦一般凡夫俗子高贵不少。当然,王卓不会只为这一点事,就扫了这个办事得力的手下的脸面,他只是言语更加清冷起来:“那就好。”

“不过,为什么要每人一颗呢?像那姓李的小瞎子,仙师您看,给他岂不浪费?”乌鸦心中也有疑惑。

王卓看他一眼,眼神中充满戏谑:“李释心那小瞎子又如何,五系灵根也是灵根。”

此时乌鸦哪能还不知道,对面王卓这是取笑他呢。乌鸦心中恼怒,果然这些修仙之人是瞧不起他的。

“你要说,为什么给李释心这些天赋差的少年灵丹,倒还不如问,我为什么给青儿这些天赋好的少年才只一颗。”王卓一句话,勾起乌鸦更多疑惑。

“仙师,其中有区别吗?”

“当然!给李释心之流,是要他们知道,坚持修炼迟早会有成果。只给青儿他们一颗,却是为了限制一二。”王卓越说,乌鸦越是糊涂,怎么还要限制青儿他们,京中主子不是需要大批修仙小成的灵童吗?

王卓续道:“主子定于四年之后,冲击禁锢了他多年的瓶颈,你是宫中血眼秘卫出生,应该早就知道。但是,如果在这四年之间,有些资质优秀的灵童,修为突破太快的话,难道要我时刻盯着他们吗?”

乌鸦本想说,不是有我和我的秘庄侍卫吗。但是王卓戏谑的笑,让他觉得自己一旦说出这话,必会又一次受辱。果不其然,王卓冷笑起来:“乌鸦你可别说,秘庄有你们看着,那些少年又能如何。如果四年之后,那些天赋优秀少年,不加限制的成长起来,那么你们这些凡俗之子,将会任凭他们玩弄,再无还手之力。另外,即便是那李释心,若是丹药充足,四年之后也可轻易收拾了你。所以,每人一颗,记住了!”

听到王卓的吩咐,乌鸦不敢怠慢,更收起了最初对待分配灵药一事的轻慢之心。他甚至暗暗决定,回头就要派人手专门监视此事的落实。

“此外,你准备下,过上几天,我这里可能要外出一阵子。”王卓临入屋前,又丢下一句。

“外出?仙师,这个恐怕不妥吧。如果为外人知道,京中……”刚才屡次受王卓戏谑嘲笑,乌鸦不由得想要反击一小下。

“外人知道?谁会知道?还是你准备让谁知道?”王卓语似连珠,惊得乌鸦膝盖一软。

“仙师,在下多嘴,在下自罚!”乌鸦也是伸屈自如之辈,他话音还没落,脸上就挨了几记自己的大耳光,声音传出,就连此间院落外的守卫,都听得一清二楚。片刻之后,乌鸦抬起头来,发现王卓早已不在近前,这才惶恐起身离开。只不过,这个歹毒到可以弑父的恶人,是否真如表面一般惶恐,还是内心已经怨毒到了极致,那就不得而知了。

丹田之处,一股暖流蠕动,将周身经脉也带动着一阵通畅,然而此刻的李释心,心内不但全无舒畅之感,反而充斥着内疚之意。就在刚才,秘庄守卫送来了两颗丹药,王卓早在先前就曾说过,此药名曰‘聚气’,是练气期前几层修士用来精进修为的灵药。药丸才一下肚,李释心就察觉一股热流奔腾不息,直往丹田屯聚灵气之处涌动,运功一个周天,才暂时将此灵药热流压制。如果不出意外,再花上几天时间,李释心就有信心彻底炼化此股热流,将之完全转化己用,好让自己已经停滞数月的修为再次前进一步,达到聚气一层的后期。

看到李释心运功完毕,青儿急忙凑前问道:“灵药没问题吧?”

李释心闻言一笑,这个小丫头自从灵药到手,就一直担心会有问题,还让他先服用一粒,用以测试药中是否存有问题。就算真是毒药,李释心也愿为青儿尝试,何况此药闻之清香扑鼻、嗅之沁人心脾,哪似害人毒药。此刻,她竟还问?李释心没好气的嚷道:“没毒,没毒,我难倒死了吗?你可真是的。”

“不许说死。快,先喝杯水,我来喂你。”青儿捧着一杯水,也不递上,却要喂水。

李释心自然不愿,“不要你喂,我自己能喝的。”

“再像上次一样,烫着。还是像前几天那次,洒了?”听到青儿言语,李释心还待争执,耳朵却忽然被扯得一痛,同时青儿声音响起,“快张嘴,张大些。”

李释心满心别扭,他张着嘴,却感觉口内落下一物,紧接着便被青儿灌了满口的水,于是口中之物被水裹挟着,一下就冲入肚中。李释心被水呛得差点咳嗽,正要发表不满,却忽然全身为热流包围,热流涌动之间直向丹田而去,这种感觉是如此熟悉,之前几个小时他才经历过,如今又是这般,他怎能不一下子明白过来。

青儿的灵药,如今已经化作蓬勃动力,拉扯着李释心体内灵气,再次运转循环起来。李释心感觉的到,只要给他半月时间,他就可以将全部药力炼化,然后突破瓶颈,进入到练气二层。可是,他这一时却难过的想哭。

“快运转体内灵气,别浪费了药力,释心。”看到李释心呆坐着,青儿忍不住出言提醒。

李释心动了动口,终究没有说出一个字,只是如青儿所愿,乖乖盘起膝盖,打坐运功起来。而两颗灵药接连入肚,也确实非同凡响,很快将李释心带动着,达到物我两忘的修炼境界中。

青儿不知自己是何时睡着的,只是记得恍惚之间,仿佛听到李释心说,他突破了。一念及此,青儿忙向李释心看去,却发现他仍旧处在功法运行之中,没有神识的她,可是无法看出对方修为如何。于是,她也翻起身来,开始了新的修炼。

编辑概况:坐班人神游九虚,见一道人与之相谈甚久,录其修仙事,博君一乐。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