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双生锁(53)灵族

目? ? 录|双生锁

上一章|穿越到灵族的过去

“当真?无问道人真的是你的师父?”朱星云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尽管这有可能是一个梦。

“嗯,当然是真的。”小童将歪着的头板正,一脸严肃,圆嘟嘟的脸蛋配上这样一本正经的样子,显得十分可爱。

“那你的师父现在在哪里啊,能告诉我吗?”朱星云轻声问小童。

“王子要找师父有何难,师父是灵族的军师,效忠王裔,您只需要传唤他就可以了。”

“好的,谢谢你,小童。”朱星云摸了摸小童的头,没想到这个孩子露出一副无所适从的样子,但是依旧很乖。

朱星云很开心,他想尽快找到无问道人。正欲动身,却突然感到头疼非常,所以又坐回了床上。

“王子您受伤了,所以师父派我来为您诊治。”小童对朱星云说道。

我受伤了?大概是头部受伤了吧,朱星云摸了摸自己疼痛的头。随即他又望了望小童稚嫩的容颜,真不敢相信一个孩子竟然能够看病,但是他控制住了自己,并没有显露出惊讶。

伴随着头痛,朱星云断断续续地思考:他们显然是认错人了,我并不是王子。但是现在有了无问道人的消息,所以他并不想很快澄清自己的身份,而是想顺势去找到无问道人,然后再作打算。

小童将稚嫩的小手放在朱星云的手腕处诊脉,又在他的头部四处按压来观察他的反应,很快便找到了疼痛的地方,小童看上去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好了,我知道了,我一会儿会为王子送几服药来,您按时服用,头疼就会好了。”小童一本正经地说道,就像是真正的御医一样。

每次看到一个六七岁的孩子那般严肃正派,朱星云就感到好笑,但是他现在的状态实在不太好,只能姑且先听这位小御医说的话了。

不消一会儿,小童便端过来了一碗药,药汤就像清水一般。朱星云十分惊讶,他好奇小童到底有没有对症下药之后去煎服药物,不会是让他多喝水吧?

他盯着清水药汤,眉头蹙起,露出狐疑的神色,并不急着喝下去。

小童看出了朱星云的迟疑,面色依旧平静,说道:“王子,我是灵族最好的御医,难道王子竟不信我?”

好吧,不能穿帮,于是朱星云端起药碗,将其一饮而尽,药汤有一些青草味,竟然还是甜的,不愧是小孩子送来的药。

但是很神奇,很快的,他的头不再那么疼了。这个药汤的疗效很不错,还有这个小童,真的不容小觑,看来人不可貌相啊!

“王子是否觉得好些了?”小童问道。

“好多了,谢谢你,御医小童。”朱星云对小童笑了笑,这次是真的感激。

“王子还是叫我甜御医吧!”小童微微笑了一下,笑容里没有半分调皮,而是规规矩矩的客气,“既然王子已经有了好转,那么小甜就先告退了。还要坚持喝几次的药,我会按时为王子送来的。”

朱星云现在已经不敢把这个小男孩当做小孩看待了,“好的,有劳甜御医了。”

等到小甜御医远去,朱星云静了下来,开始思忖自己的处境:

他明白这肯定不是一个梦。如果猜想没错的话,这里就是灵族境地了,自己应该就在明启山上。可是灵族不是遭遇灭族之灾了吗?明启山不是已经成为了荒山?怎会如此这般呢?

他推开房门,一派世外桃源般的景观映入眼帘。这里到处都是绿树,还有小溪蜿蜿蜒蜒地环绕着每一所房子,这里的人们都身着白衣,梳着简单的发髻,身形苗条而优美,有条不紊地活动着。

这里看上去如此繁华安宁,怎么会这样?

这是灵族,但又不是他所知道的那个灵族,那么——难道是过去的灵族景象?就跟他的那个梦里的一样,美丽,奇幻而又祥和。

他回到房间,看到了梳妆桌上的镜子,于是急切地跑到镜子的前面。

还好还好,他还是他,容貌没变。只是,竟然成了这里的王子!他知道,这个族群的王子就和大明代的皇子是一样的。

既然现在他是王子,房间里怎么没有奴仆呢?难道灵族没有奴仆?“可是,我怎么去传唤无问军师呢?”

话音刚落,梳妆台上陡然冒出了一个绿色的小东西,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小人,只有一只手那般大小,有鼻子有眼,五官具备,四肢健全。他伸了伸胳膊,抻了抻腿,像是在活动筋骨。然后,这个小人开口说话了!

“主人,您是要寻找无问军师吗?我帮您去传唤。”小人眨着大眼说,小嘴一开一合的,和正常人一样。

朱星云感觉受到了惊吓,这个绿色的小东西竟然能说人话?还好它长得很可爱,并不吓人。

“你是谁?”朱星云问。

“我是豆子啊,主人你怎么了?”小人托着腮帮,歪着小脑袋,看着朱星云,显出一副无辜可怜的样子。

朱星云笑了,小豆子太可爱了。这小豆子得了指令,便张开双臂摆动了两下,一双透明的小翅膀随即从他的背上长了出来。一溜烟的功夫,他已经飞出了房门。

朱星云坐在椅子上,灵族还有多少奇幻的东西?这个种族,已经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力。

过了一会儿,小豆子飞了进来,“主人,无问军师已经到了,无问军师已经到了。”

朱星云赶忙正了正自己的衣衫,站起身来,准备迎接他的“救世主”。

房门打开着,一个人走了进来。这——就是无问军师吧?

一位十一二岁的少年款款走来,神情泰然,不紧不慢,他的衣服虽然也是白色,但是点缀着一些蓝色的图纹。

啥?灵族的军师也是一个小少年吗?

……

“回魏大人,七天之后便是红色满月,从亥时到辰时,辰时为最胜。”说话的还是那位阴阳师,因为找出了“金”,立了大功,所以被魏公公养在了府里,成为了专用阴阳师。

“好!就快到了。”魏公公现出邪魅的笑容,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他的心里其实澎湃万分。

“到那一夜,日月精华汇聚,天人合一,血气归元,正是修炼的最佳时间。”阴阳师补充道。他知道越是渲染红色满月这一天的可贵性,越能取得魏公公的欢心。

“黑石,这几日好好照顾那五位姑娘。另外,她们的衣服也加紧去定做。”魏公公吩咐道,为了迎接这一天,他必须保证一切都是万无一失的,甚至是完美的。

雨涵在庭院里,正在和一位姑娘逗着小狗玩,忽然见到有丫鬟走进了院子里,她们有的捧着衣服,有的捧着花瓣,还有的捧着糕点……

“你们怎么今天送来这么多东西啊?”雨涵问道。

领头的那个丫鬟看了看雨涵,回答道:“这是魏大人的意思,这些衣服是姑娘们这几日必须要穿的,这些花瓣是每日姑娘们沐浴必须用的,还有这些糕点是姑娘们必须要吃的,另外厨房也会做出更多好吃的东西来。”

那丫鬟说完,便领着后面一众人,匆匆地送往每一位姑娘的寝室里。

雨涵看着这长长的一排人,心里纳闷:无缘无故的,怎么会对她们这么好?魏公公可不是什么大善人啊!

“轻灵,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你们平时也一直是这样的吗?”雨涵转过头来,问身旁的那位姑娘。

姑娘的神情木木的,“嗯并不都是这样,上一次大概是六天前,大家也被格外照顾。可是最后……”

“最后怎么了?”雨涵焦急地问道。

轻灵姑娘猛地摇了摇头,不再言语,只是低下头逗她的小狗,脸上笑意阑珊。

待那排丫鬟走出别院,渐渐走远了之后,轻灵姑娘拉了拉雨涵的衣袖,暗示她离她近一点。随后轻灵姑娘在雨涵的耳边说道:“最后,大家都被拉去供魏公公练功了,回来之后,姐妹们都感到身体无力,非常虚弱,休息了三四天才缓过来。我算是身体最好的那一个。”

怪不得雨涵进入别院的那天,见到几位姑娘都面色暗淡,显得有些呆滞,原来是因为身体的虚弱。但是雨涵想,这样被豢养的日子,恐怕更会让人丧失活力吧!

雨涵忽然想起来了什么,“那大家现在岂不是更危险了,魏公公这次怕是又要拉大家去练功吧,其实他就是在汲取大家的能量,待到他的神功炼成,大家就会被耗空的。”

轻灵姑娘美丽的眼睛里,此时盛满了忧伤。可是她又能如何呢?不是没有逃过,不是没有反抗过,但是……都失败了。现在,她的心就如同死了一般,只能和这只小白狗相依为命了。

雨涵这几天见证了这里四位姑娘的麻木,她们已经丧失了生活的热情,每日只是混沌度日。她想到了一位几百年后的伟人说的话:“衷悲所以哀其不幸,疾视所以怒其不争”,但是,雨涵也明白,错的并不是她们,而是这个时代。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