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长长狗狗(9)开学了

第九章 开学了

开学第一天。我走进高一(七)班的教室,感觉很陌生。之所以说陌生,除了这是新学校、新环境之外,还有就是教室的座位。

座位都是单人单桌,而且因为教室够大,所以距离都很宽,左右邻居说话估计得喊。

“大家先按自己的学号坐,面对黑板从左到右顺数,你是几号就坐第几桌,之后我会按你们个子高矮做微调的。”程美催促大家赶快找个位置先坐下来。

班主任随后说明说,粤庆是小班教学,一个班只有40人,课室也够大,所以座位都是单人单桌的。

就这样,我在粤庆结束了9年的义务教育的同时,也结束了9年的同桌时代。

我是6号,刚巧坐在靠窗边的位置,可以看见远处的足球场。这个位置景色真不错,我心里想:“就这样吧,不要再调了”。

“你,坐后面去”,“你,跟他换一下”,“你,对,就是你,看别人干嘛,坐前面来”。程美站在讲台上,对大家指指点点,像排兵布阵。

因为她语速很快,语气强势。有些同学一时反应不过来,她看着着急,干脆直接过来帮你搬。

霎时间,整个班乱成一锅粥,这就是程美所谓的“微调”,这应该叫“微不调”好不好。

今天有升旗仪式,同学们统一穿新礼服。

男生上身穿白色短袖衬衫,配蓝绿条纹长舌领带,下身是普通的黑色西裤。女生上身也是白色短袖衬衫,下身是深蓝色地皱褶短裙,裙摆处有好看的双白线条纹点缀,膝下配套的是黑色长筒袜和黑皮鞋。

一想到,此后三年,陪我一起听课的,就只有讲台前面那不会说话四米长的黑板,我就觉得特别孤单。

看着大家像盲头苍蝇一样撞来撞去。突然想起《三国演义》里的一首歌:“苍天如圆盖,陆地似棋局,世人黑白分,往来争荣辱。荣者自安安,辱者定碌碌,南阳有隐居,高眠卧不足。”

我趴在桌子上叹了一口气。

正是一片兵荒马乱,我感叹世事无常,突然有人拍我肩膀,我回头,辛秦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在看着我,这家伙竟然还有酒窝,太可爱了。

“老师什么时候调的,我怎么没看见……。”

“嘘。”辛秦竖起食指放在嘴唇中间,然后小声说,“我和别人私下换的,老师不知道。”

“以后就坐你后面了,多多关照。”

“哦。”我尽量掩饰自己内心的惊喜。

“怎么,我坐你后面你不开心吗?”

“有什么好开心的,坐哪不都一样是上课。”在自尊心的驱使下,我装作一副不屑的样子。

“不一样,我觉得跟你聊天特有意思。”他居然说我有意思,那是什么意思,几个意思。

“大家是来学习的,不是来玩的。”我越是开心,就越是口不对心。

“你语气怎么这么像我妈”,他语气有点低落,说完就不理我了。

你妈?装高冷装过头了。

“喂,生气啦?我逗你玩的。”我连忙回头说明,生怕他不高兴了又换回去。

“你说,是不是每个女人当妈了以后都这样?”

“啊,都怎么样?”

“都……没什么了。”

看语气,他好像挺烦他妈。我不知道他说的“这样”指的是什么。我只知道,本来应该很开心的聊天,就这样被我聊死了。

一轮混战之后,终于尘埃落定。我还是坐在第二排靠窗的位置,辛秦坐在我后面。钟由坐第一排,靠门的位置。傻猪坐第三排,在教室的中间位置。欧sir坐最后一排,也是靠门的位置,不过是后门。

程美做事非常高效率,座位刚调完,随即就宣布任命欧阳尚为班长。大家一致鼓掌,如释重负。在军训时,教官问大家谁自愿当他的副手,环顾四周,没人举手,只有他愿意出这个头。他做事诚恳,跟教官和同学们相处得都不错。我想,即使是让全班投票,欧sir也是会高票当选的。

第一天,没正课,只有三件事:开学礼、参观校史室和领新书。

开学礼,我只知道校长的声音很洪亮,内容一个字听不进去。因为钟由说的八卦太吸引了,说是吴亦凡最近会回来广州搞活动,虽然整件事充满了“可能”、“或者”、“不确定”等词语,但在钟由的嘴里说出来,自然就变成畅销的八卦消息。

说的和听的人,都肆无忌惮。不知道有什么重要事情要处理,反正整个校会期间,程美都不在。新任的班长欧sir又不敢管,他一看见钟由凌厉的眼神,腿就软了,嘴就哑了。

参观校史室的活动就更扯了,说是每个班轮流参观,实际上很多人都没去,也没人管。那地方很小,还没有大家的教室大,室内塞满了各种奖状和奖杯,墙上挂着老照片,密密麻麻的,有密集恐惧症的我,左腿刚迈进,右腿就开始迈出了。

最让人期待的,还是发新书。

新课本发下来,每一本,我都会迫不及待的翻开,这是我的习惯。打开崭新的书页,随着墨香,一个个新鲜的铅字和图画映入眼帘,无论是我熟悉的历史事件,还是陌生编辑的文章,还有我看不懂的定理和公式,统统的这些,我都会在脑海中想象,老师将会怎么讲这些内容。所有的这些,都是一个谜,而这些谜的谜底都会在余下的学习期间里逐一揭开。

我觉得这样想的话,学习才不会那么的枯燥。

说说习题集,粤庆的特色之一就是自编的习题集,刚发下来的时候,教室里“嗡嗡”的骚动。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正经”的练习册,我不是说内容,我说的是封面。

语文练习册不叫语文练习册叫“六脉神剑”,物理练习册叫“一阳指”,数学练习册叫“北冥神功”……。

我拿着练习册转身去问辛秦,“喂,我觉得粤庆的校长肯定是个武侠迷,你看他们的练习册取名都是武侠小说里的武功。”

“校长哪会管练习册名字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啊,这都是教务处做的。”他好像很知道学校的运作。

“我喜欢六脉神剑,感觉很有气势。你喜欢哪个?”我问。

“你是说武功本身,还是说只是名字?”他反问。竟然连回答这些问题都这么严谨。

“嗯,我就问名字”我想了一下说。我对打打杀杀本身没什么兴趣。

“那,我也喜欢六脉神剑。”他说。

他跟我喜欢的一样,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开心。

我发现有几本练习册很奇怪,内页没有内容,纯粹就是一空白的单行本,但非常厚,比正常的课本还要厚。封面图案很简单,就是两支铅笔交叉在一起,正中印着“科目”两个字,后面是一条下划线。

“这是什么?”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无字天书”。我觉得这个想法挺好笑的,刚想回头跟辛秦分享。“咚、咚、咚”,程美敲黑板吓了我一跳。

“注意啦,我先跟大家说一下,英语练习册因为印刷出了些问题,要过两天才有。还有,刚发下去的那几大本错题本,大家一定要好好顾惜保管,因为它非常重要,比你们的课本还重要,课本丢了,还可以再买,你的错题本丢了是多少钱都买不回来的。因为里面记录的,是你最薄弱的环节。错题本不仅是简单的记录本,它是你反省过去的学习方法,重塑学习思路的导图。”

这时我才知道,程美教大家英语。

程美把这几本空白的错题本说得像武林秘籍一样。在程美的建议和推销下,很多人(也包括我),都去学校对面的文具店买了最贵、最厚实的那种塑料包书套将错题本包得严严实实的。

她当了英语老师,没有去卖保健品,真的是广大人民群众的福音。

码字不易,亲点完赞再去洗手吧!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