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古言】爱若彼岸殇★楔子

写在前面的话:

为了确保日更不断,我也是拼了!翻出来十多年前的旧作来凑日子。

这应该算是我的第一篇虐文吧!

我似乎从以前起就喜欢写一些复杂的,纠葛的爱情故事。不过写多了也确实挺累的,所以,新作《我亲爱的绿帽王爷》(暂定名)准备转型写小甜文,目标就是让读者全程姨母笑。

敖绍:那大家呢,大家呢?你准备什么时候让我和伶瑶终成眷属?

怼:这个嘛……呵呵呵……哈哈哈……我有在努力呀!

敖绍:每日码不过五百字,第二天还删了重写的人完全不值得信任!

怼:怪谁,还不是你那别扭傲娇的性格,要是你能有赵墨城一分的宠妻力度,怎么会有后面那么多麻烦事!你以为我为了撮合你俩花了多少心思,我这亲妈容易吗?!

敖绍:把我写成渣男你还有理了!去死吧!

怼:壮士饶——

(被烤成人干的怼怼终于有机会小憩一会儿了!大家看文吧!)


楔子


莫归谷的桃花又开了。

十五年来,艳丽的桃花开了谢谢了开,周而复始,不知疲倦。

落晴湖冰封依旧。她安静地沉眠其下,带着往昔的伤痛,让时间静止。

迎着微凉的风,他一如既往地来到湖面,凝视冰下安睡的女子。

桃花和她,都彻底地活到了时间之外,不似他,十五年的风霜染白了双鬓,一身乌黑的长衫也洗至泛白。

跪下身,手抚上坚硬的冰层,针刺般痛。

这又算什么呢?

冰下人从左肩拉到胸口的伤痕,即使隔着冰层,隔着残破的衣裳,也仍旧刺眼夺目,因为,那是他亲手划下的伤痕。

心又开始痛了。

他用一转身离开的人,却要用一生来忘记。

如果时光可以倒转,相遇能够重写,他还会不会甩开那双乞爱的手,还会不会无视她用尽生命的付出,还会不会在最后的刹那,仍丢她独自长眠?

他,还会不会?